体育彩票竞猜|计算器/足球让球胜平负玩法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兄弟强奸
兄弟强奸

兄弟强奸

铃铃……下课的铃声急促地响起,晨晨马上背起书包快步向教室外面走去。


  她的学校名叫育林中学,是当地很有名气的一所女?#21451;?#26657;,教学质量很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学校的背侧紧挨着一大片树林,每当夕阳西下,树林中通向公车站的小径就显得格外的幽暗。所幸学校的正门入口处还有一个公车站,于是女学生们都选择了乘坐正门的公车,树林那头的公车站?#33216;?#20154;问津了,幽暗的林中小径也就更没有人走了。


  现在晨晨急走的方向正是那条人迹罕至的林中小径,今天下午六点半,她最喜欢的杂技团在文化宫剧场进行悬空幻物表演,而且只演一场,可学校要到五点半?#27431;?#23398;,加?#19979;?#31243;,从小就是杂技迷的她不得不穿过那条幽暗的小径,因为那边的电车直达文化宫,要想及时赶上表演,只有乘坐树林对面的电车。


  午休时,晨晨不停地拉人,可是同学们好像都对杂技不?#34892;?#36259;,而?#19968;?#35201;穿过那条小径,于是一个个都找借口婉言谢绝了。就连因为电车骚扰事件而成为好朋友的沈星华也拒绝了她,不过不是敷衍,沈星华的确对杂技不?#34892;?#36259;,而且她的课程还很重。


  「那么有意思的表演都不去看,还随便找借口敷衍我,我怎么尽遇上这些没品位的同学啊!真是的……」晨晨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一个人走在幽暗的小径上。


  小径周围的树木生长得郁郁葱葱的,虽然还是九?#36335;藎?#20116;、六点钟的时分,可一踏上小径,四周陡然变得阴暗下来,奇形怪状的枝杈向小径延伸着,茂密的枝叶将阳光一点不落地遮在外面。


  走啊走啊,只有腐烂的枝丫被碾碎和落叶摩擦在鞋底的?#25104;?#22768;,没有一丝别的声音,广阔的树林一团死寂,此时,晨晨已走到了一半的路程,虽说她从小习武,有?#27426;?#30340;防身技能,可身为女孩子,她还是感到一阵阵害怕。心中开始后悔不应该一个人走这条小径。


  就在她加紧步伐,甚至想飞跑起来时,突然一个男?#35828;?#36523;影映入她的眼帘。


  男人很高很壮,接近2米的身高,铁塔一般的体形,正从树荫里慢慢现出身来。


  男人一从树荫中钻出来,就站在小径的当?#26657;?#23558;晨晨的去路挡住。薄弱的阳光洒在他黝黑的皮肤上,显得他呈倒三角形状的肩膀更为宽大,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结果。黑色的体恤衫,黑色的皮短裤,颜色和周围环境很协调的黝黑肤色,短平的头?#20572;?#24694;狠狠的目光,再加上无人、阴暗的环境,这一切都让晨晨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你,你要干什么……」晨晨?#20081;?#35782;地向后退了一步,慌乱地问道。


  男人没有回答她,盯着她看了一小会儿,然后回过头去对着树林叫道:「是这个?#23601;?#29255;子吗?让你丢脸的就是她?」声音未落,树林里又钻出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一周前在电车上被晨晨制止流氓行为并扭送到警察那里的郝健。铁塔一般的男人叫郝帅,是比郝健年长三岁的哥哥。


  ?#22919;?#26159;她,哥哥!我上次不小心被这个臭婊子给阴了一回,这次我?#27426;?#35201;连本带利都?#19968;?#26469;。」「你们是谁?想干什么?#35838;?#27809;见过你们,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晨晨强装着镇定瞪?#25293;?#20154;们,心中却一个劲儿地发虚,在外形上,郝帅给她的震?#31243;?#24378;?#20234;恕?br />

  「记不起来了女侠!上周在电车上……」


  「啊!你就是那个流氓……」晨晨终于想起来郝健是谁了,心中不由冒起了一团不好的感觉。


  「真没记错吗?就这么个小不点,你会栽在她手里?」对哥哥的疑问,郝健难为情地干笑两声,笑容还未收敛,怨毒的眼神马上恶狠狠地投在晨晨脸上。看到弟弟的?#20174;Γ?#37085;帅再无疑惑,什么话也没说就抬起大手向晨晨当胸抓去。


  晨晨从看到郝帅起就一直在戒备着,看到他一出手就是女人不可碰的部位,心中暗骂一句,腰部急忙快速地一扭,?#37327;?#20182;的黑手,然后,左手卷起裙子,铆足了力气抬起右腿向郝帅的脸上狠狠踢去。虽然卷起裙子,高脚踢人会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内裤,但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嗖」的一声伴随着一道完美的弧线,晨晨的右脚结结实实地踢在郝帅的下颚上,「?#23613;?#30340;声音在空旷而静寂的树林里显得格外刺耳,可是,那一脚对郝帅好像不起作用,他仍然那样恶狠狠地向下睨视着晨晨。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晨晨,当年武术大赛的优胜奖得主。」郝帅的目光起了一些变化,凶狠中夹带着兴奋和振奋。三年前,当他看到报纸上对晨晨的报道,看到她托着优胜奖状的图片,他便被这个美丽的少女深深迷住了。尤其?#24378;?#21040;那双灵动的、好像会说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他就有一种错觉,那双眼睛?#36335;?#24050;经深深地烙在他的心里,他的脑里,在他眼前不时冒起、?#20102;浮?br />

  当晚他就对?#25293;?#24352;报纸手淫了三次,直到浓厚的精液将那双清澈无比的眼睛覆盖住,他才尽兴睡去。睡醒?#35828;?#19968;件事就?#24039;?#32593;去搜索她的简历、照片,后来他还去过她家,遗憾的是她已经搬?#20234;恕?br />

  现在,晨晨就活生生地站在自?#22909;?#21069;,当年少女时的模样隐约有迹可寻,而?#39029;?#33853;得更?#29992;?#20029;了。肌肤比当年更加细嫩,胸部和屁股也大了许多,郝帅眯着眼睛来回看着她,心中由衷地感慨,这个年龄段最好,既有少女的嫩又带有成熟女?#35828;那巍?br />

  「哥哥,我栽在她手里?#27426;?#20154;吧!她可会工夫啊。」「你还有脸说,不错她懂点功夫,就这一踢,没几年的练习是踢不出来的,毕竟这小美人在武术大赛中获过?#34180;!?#26216;晨的实力在一这一踢中暴露得干干净净,她空有优美绝伦的动作但力度不强,招式也不够狠辣,在实战方面丝毫不具?#24178;?#20260;力。虽然她自小习武,体质、?#20174;Α?#21147;量比一般人要高上一大截,可是郝帅太强大了,他的?#22815;?#25171;能力非是?#36305;?#30340;花拳绣?#20154;?#33021;击破的,如果对手是像郝健那样普通的男人,只凭那结实踢在下颚上的一脚就能令他?#32972;?#20241;克,可郝帅却只是微微晃动一下。


  「臭婊子,敢向我哥动手真是活得不?#22836;?#20102;,我哥?#24378;?#25163;道黑带,你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在我哥眼里跟?#21451;?#30162;没什么区别……」郝健从郝帅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色迷迷地看着晨晨的胸部说道。


  郝帅也是从小习武,未满三十岁的他因为性格暴戾,经常在道场里惹事,而且他的人缘也不好,于是便在半年前被道场扫地出门,现在给一个大?#20064;?#20570;私人保镖,以?#25991;?#29983;。


  不用听郝健的威慑晨晨也知道是无法战胜体质、力量上都?#23545;?#36229;过自己的赵建的,她偷偷用眼角瞄着周围,四周树木叠嶂,完全没有人迹,而且现在的位置是树林的中段,因为根本就没有人会?#35825;?#20010;地段经过,即使大声呼?#26657;?#20063;不会有人来搭救自己。


  怎么办,这个?#19968;?#22826;强悍了,?#35838;?#19968;个?#35828;?#21147;量肯定不会战胜他……晨晨?#29992;?#26377;打过架,有的只是队里的轻量练习,像这?#32622;?#23545;面的压?#20154;用?#26377;经历过,在郝健淫秽的目光和郝帅强大压力的威慑下,她首次感到了无力和恐怖。


  趁晨晨走神的这一瞬间,郝帅闪电般地伸出右手,抓向晨晨的手腕,猝不及防间,晨晨的手腕被扣个正着,来不及思索,她惯性地?#27801;?#19968;脚踢向郝健的侧头位。修长的右腿绷得笔直,画着?#34935;?#30340;弧线扫向郝帅的太阳穴。


  「嗨……」一声轻喝,晨晨踢出了近乎完美的一脚,她不认为这一脚还会像上一踢那样无功而返,这是她最后的绝?#26657;?#24403;年在练习时没有人能躲过这一?#26657;?#23601;连教她这招的教练都说这招太过毒辣,如果劲道使足了,中者轻者昏厥,重者可能?#32972;?#33268;命。


  不过教练也嘱咐她慎用此?#26657;?#19981;仅仅只是此招太毒,最主要的是一旦全力施出,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脚上,身体的防卫能力也就降到最低点了,如果遇上高手,使用此招无异是自杀行为。


  教练的警告果然应验了,郝帅看到晨晨猛的旋腰,心中就感到不妙,连忙全身戒备,果不其然,随后一股强风直袭自己的太阳穴,他轻蔑地一笑,脑袋微微一仰,同?#26412;?#33509;飞鸿般探出左手,将晨晨的右脚紧紧抓住。


  「你的动作太过于修饰了,只强调美感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无论你怎么进攻对我都没用,只要看你的肩膀和腰部,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郝帅一边奚落着晨晨,左手一边上举,一直将她的右?#26085;?#25104;于身体平行才停下来。裙子自然地翻了上去,雪白色的内裤包拢着的少女下身当即以一种极度诱惑的姿态暴露在两个男人眼?#21834;?br />

  「哈哈……白色的内裤啊!这个臭婊子挺会打扮的,与她的?#36710;?#27491;好搭配,不过这个姿势就不配了,最下贱的婊子也不过如此,嘿嘿,练武这点倒挺好,身体够软,干起来?#27426;?#24456;爽……」郝健见晨晨丧失反击能力了,就大胆地站到哥哥身边,瞪大了眼珠看着晨晨的下身,大声地羞辱她。


  「臭流氓,臭流氓,放开我,快放开我……」左手和右脚同时被制,晨晨慌神了,再也想不起来什么招式,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拼命地扭动腰部,乱挥唯一能动的右手,但郝帅就如一个金刚一样,任她怎样挣扎也无法撼动他。


  ?#20061;尽?#37085;帅放开晨晨的右手,腾出?#32456;?#23545;着她的脸颊接连扇了几记耳光。


  几声清脆的拍打声过后,晨晨的眼瞳开?#21152;行?#28067;散,从小就被大人疼爱,受同学拥戴的她没有被打的经历,这几记耳光将她打得?#34892;?#19981;知所措,只感到脸颊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郝帅收回双手,右手抓起她的脖子,很轻松地将她举到半空?#26657;?#24038;手插到她的膝弯处,将她的左腿抬起,让白色内裤从裙子的保护下暴露出来。


  「不要,别这样对我,放我下来……」分开双腿、被举到半空中的晨晨艰难地挥舞着双手打了几下郝帅,见没?#34892;?#26524;,又看见两个男人都神情淫秽地盯着自己的下身,便连忙用力想将两腿闭合起来,并抓住圈在腰间的裙子努力地遮掩下身。


  可是她所做的都没有用,下身还是依旧暴露在两个男人淫秽的目光下,强烈的屈辱和越来越难受的窒息感使她的脸越来越红,她终于嘶哑地哭求起来:?#30422;?#27714;你们,别在折磨?#20234;耍?#27714;你们放我下来……」「行,现在就?#25293;?#19979;来。」郝帅松开左手将她的大腿放下来,然后将手伸到她的内裤里面,?#21355;?#22320;抓住内裤的边沿。


  「不要,不要,别碰我的内裤……」


  「哥哥,扒了她……」


  郝帅将左手用力地向上一提,顿时薄薄的内裤变成一条细带,深深地陷进?#36305;?#30340;肉缝里,在她的惨叫声?#26657;?#20004;掰雪白没有一点斑点的屁股蛋露了出来,同时,下身上一团稀稀疏疏的淡褐色阴毛也从内裤的保护中现身出来。


  「哦,臭婊子的小骚毛是这样的,我喜欢……」郝健的两眼瞬间瞪得溜圆,像牛一样流着口水极度下流地盯着猛看。


  「好痛啊,求求你,放下我……」


  晨晨紧紧地抓住内裤向下压,想要把内裤从肉缝里拽出来,这是,郝帅突然嘿嘿一笑,松开扼住她脖子的右手,快速地抓向她的内裤,然后双手向上用力一提,只听先是嘶?#24598;?#19968;声,然后?#35828;?#19968;声重物落下的声音,晨晨毫无防备地被摔了个四肢朝天,而她身上的内裤则变成了几块碎?#36857;?#20854;中最大的两块,一块攥在晨晨手里,另一块攥在郝帅手里。


  满是落叶的小径上,晨晨仰躺在地上?#32431;?#22320;蹬踏着?#25945;?#20462;长、洁白的大腿,激起的团团腐叶落在她因剧痛而绷得紧紧的小腿上,裙子被高高地滑到腰际上,少女那从未?#25937;说那?#38738;芳草地毫无设防地暴露在在她面前神情淫秽的两个男人眼底。


  强忍着肉缝处撕心裂胆的疼痛,晨晨急忙将手上内裤的碎片扔开,用力抓向裙摆,想要遮掩光?#21644;?#30340;下身。可她的手刚刚抓到裙摆,裙摆便被郝健一脚踩在地上,同时,郝健蹲下身来,探出右手,沿着晨晨光滑的脚踝向她的下身摸去。


  「不要,不要碰我……」拽了几下裙摆没有拽动,晨晨慌忙放开手,按在已经攀升到自己大腿上的郝健的?#32456;?#19978;。


  「臭婊子,你阴我?#26412;?#27809;想到今天?你不是会功夫吗?怎么内裤被扒了就不敢?#32431;?#20102;……」郝健伸出左手?#20061;?#25159;了晨晨两记耳光,右手也甩开她的手,硬插进她夹得紧紧的双腿之间。


  「呜呜……?#27599;?#20320;的手,呜呜……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你让?#39029;?#21040;的耻辱今天我要加倍地偿还给你,知道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你侮辱时想些什么吗?告诉你,老子当?#26412;团?#31639;着怎样干你,还有那个女学生,老子也要干她,现在知道怕了,哼,晚了,分开腿,把骚穴露出来……」「呜呜呜……我?#27426;?#20320;怎么样啊!你对我这样应该够了吧!呜呜……放过我吧……」一连串的?#23938;?#20174;晨晨的眼睛里流出,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地落在地面上。


  被两个自己无法战胜的男人扒下内裤凌辱,除?#19997;?#27714;他们放过自己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一时间,她很后悔自己一个人走这条小径。


  「你认为这就够了吗!没听见我说要干你和那个女学生才会解气吗?」「站起来!把?#36335;?#33073;了!」郝帅这时走过来,向晨晨厉喝,见她只是用哀求的目光望着自己,不由怒火中烧,一把拽住她的长发,将她提起来。


  「啊……放手,很痛啊。」剧烈的刺痛在头皮上向身体扩散着,晨晨胡乱掰着抓住自己头发的那双大手,歪?#25293;?#34955;愤恨地瞪着凶神恶煞似的郝帅,身后,她感觉到郝健正肆无忌惮地摸着自己的屁股。


  他们太下流了,我没有做错什么,郝健在电车上耍流氓,身为哥哥的郝帅不仅没有教训弟弟,反而帮着他一起欺负自己。就算是报复,对自己又打又骂,还撕碎自己的内裤,怎么也应该出气了,可是他们还想强奸自己,不仅如此,他们竟然要对沈星华下手,太无耻了,与其受这?#33267;?#36785;,还不如放手一搏。


  晨晨鼓起最后的勇气,深吸了一口气,曲起膝盖对着郝帅的裆下就是狠狠?#27426;ィ?#21487;是她的攻击被郝帅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膝盖没有顶到他的裆上,他的另一只手快速地接下了自己最后一击。


  「还要挣扎吗!你的攻击太可笑了,动作?#32622;?#26174;,速度又慢,在我面前你根本就没有机会。」郝帅显?#27426;?#26216;晨还敢偷袭他相当?#24352;?#19968;边调侃着她,一边将拽着她头发的?#32456;?#31227;下来,狠狠地扼着她的脖子。


  ?#39640;潰?#21571;,松手,松……咳咳……咳咳……」脖子上的?#32456;圃蕉?#36234;紧,接近窒息状态的晨晨双脚不停地乱蹬着,意?#23545;?#26469;越薄弱,郝帅狰狞的面?#33258;?#26469;越朦胧,眼前也越来越黑。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不久,晨晨的脚猛地停止了乱蹬乱踏,乱舞的双手也软绵绵地垂下来。砰的一声,郝帅的手一松,晨晨就像一根腐烂的?#23601;?#37027;样落在地面上,?#27426;欢?br />

  「哥哥,她死了吗?你怎么把她掐死了,这下玩大了……」郝健战战兢兢地凑到晨晨的身体前,仔细看她的脸色。


  「看你这点出息,她没死,只是昏过去了,哼!就算是弄死她又有什么大不?#35828;模?#19981;过,这样也好,趁她昏过去我们能做点事,以后也许又多了一条生财之路。」郝帅先是瞪了一眼郝健,然后扭过头,看着昏死在地上的晨晨,很?#29992;?#22320;淫笑起来。


  等到晨晨苏醒过来时,她发现自?#32597;?#37085;帅横抱着来到树林出口的公路上,郝健提着自己的凉鞋跟在郝帅身后,公路对面就是公车站,很远的地方稀稀疏疏地有几个人影。


  「臭流氓,放我下来,再不放我走,我要喊人了。」看到?#34892;?#20154;经过,晨晨一阵激动,终于可以脱离这两个流氓的魔手了。


  「闭嘴,没干过你怎?#32431;?#33021;?#25293;?#36208;,你给我老实呆着……」郝帅将晨晨放到地上,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拧到后背上。


  手腕就像被一根铁钳夹住一样,一股剧痛猛地向大脑袭来,晨晨?#36335;?#21548;到骨骼嘎嘎的声响,似乎那张?#32456;?#20877;用力一点,?#27490;?#23601;会被完全捏碎。


  「啊,很痛啊,放开我,我保证今天的事情对谁也不说,你放我走吧!要不我就告诉警察,让警察来抓你们。」「告诉警察!臭婊子,到现在还不肯听话吗!你看,这是什么?」郝健对着晨晨的屁股狠狠地拍了一掌,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台数码相机,打开电源,让?#36305;?#30475;里面刚拍摄的照片。


  小小的液晶显示屏上,?#26469;?#26174;示着十几张晨晨的照片。每一张都拍得十分下流,有趴伏在地上,裙摆高高地卷在腰际上,双腿向两?#22253;俗中?#22320;分开,两片白嫩的屁股蛋和中间被淡褐色阴毛覆盖的小穴一览无遗暴露在空气中的照片,也有仰躺在地上,两腿青蛙似地大分着,阴毛被整整齐齐地梳拢在小穴的周围,露出一道细长而鲜红的肉缝的照片……还有很多不堪入耳的照片,晨晨被摆成各种姿势,?#26032;?#33080;的,?#26032;?#20083;的,?#26032;?#31348;的,照片上的晨晨眯着眼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淫荡至极的女人,一点也不像昏死过去的样子,而照片里一点也没有留下男?#35828;?#30165;迹。


  「你们,你们真卑鄙,趁?#19968;?#36807;去时拍照……」「嘿嘿,一周前警察以证据不足将我放了,现在人证、物证可都有了,怎么样,一起去警察那里!让全市的警察都看到你这些照片,然后,警察还会让你的学校来领人,到时你可出名了,每个人都会认得你,也许你还能做个A片女明星什么的,哈哈哈……」郝健一边淫笑,一边去摸晨晨大惊失色的?#36710;啊?br />

  「你,你们……呜呜……」晨晨惊恐地看?#25293;?#20123;照片,身体一个劲地打着寒战,脸色变得像白纸那样?#22253;住?#22914;果这些照片传到学校里,自己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如果被妈妈也知道了,心脏不好的妈妈?#27426;?#20250;活活气死的,爸爸过早地过世了,只剩下妈妈一个亲人,绝不能令妈妈再?#38382;?#21040;打击。


  ?#32431;?#22320;闭上眼睛,照片上自己光着下身、污秽不堪的姿态在脑海中不停地旋转,这时一阵微风吹过,晨晨感到没有内裤保护的下身一阵冰凉,不仅是下身,全身都?#36335;?#32622;在冰冷的冷库里,一股沁入到骨髓深处的寒冷开始席卷整个身躯。


  ?#23601;輟?br />